Ji JiA·HaN_韩机甲

韩信 薛洋 李白 花城 魏无羡 镇魂

真的去百度了一下
“男朋友不爱学习怎么办”
woc
朝哥好有排面

强推峡谷重案组第三季。
甜死了
就是水分有点多,镜头有点少emm
李白手机壁纸都是韩信诶嘿嘿

呆萌表情包自制,原图借的侵删,画着玩玩儿

【白信】一份写给XX的记录

收藏一下可以伐

叶喜儿.:

【白信】一份写给XX的记录


#CP见上,本来不打算做七夕贺文的来着但是没时间啦嘤(。


#包括后记破2w长文了解一下


#试探...然后就凉了,敏感词我咋找呀挠头,后记肉渣


#ooc注意,信哥视角嘿嘿嘿




刮风啦下雨啦夭寿啦打雷啦!白嫖选手冒泡啦!


下边儿文章!!一点儿也不心疼地全发惹!!!






小可爱们走这里!!❤






写的时候满脑子奇奇怪怪的想法,我觉得可以有个白哥视角(?


bug是有的但是我懒得修w




感谢看完长片流水账感谢cctv感谢那些辣鸡作业....好吧我停下。


最后还是欢迎小可爱们来找我啊(虽然我不常在咳。


渴望评论。(:3_ヽ)_欢迎捉虫。∠(ᐛ」∠)_


明儿看情况补真·七夕贺文,最后,七夕快乐各位!!!(笔芯




这里喜儿,不希望辜负每一份喜欢。

521白信接力

芸香:

和一众神仙坐在一起的芸香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hhh
520、521快乐,神仙们辛苦了!


拒绝起床跑操:



教廷背景 *微量邦良




和太太们一起玩的接力=w=




正文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5DyfBsaHrDQCQ9bg/




【麦子】 @麦克没吃药 




【天岚】 @傻白甜爱好者 




【芸香】 @芸香 




【夜月】 @草丛丛 




【慕年】 @慕慕慕慕年 




【肉米】 @企鹅罐子肉★努力产出 




【仟衍】 @祁仟衍。 




此篇又名:




《520大战吸血鬼》




《沉迷打架无心恋爱的白信520》




《是男人就来打吸血鬼》




——————




19号晚上说想玩接力,居然真的赶出来了2333各位太太辛苦啦!


【信白】我有个恋爱想要和你谈谈

今天的喵子er依旧如此帅气:

#…拖了这么久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是和我家熊的联动稿!设定是风流信x纯情白,虽然我觉得我完全没写出来这种设定…
#是纯情白倒追的故事?
#爆肝7800+,挤时间写出来的质量不是很高,是糖大家填填肚子就好!【非常感谢!】
#bgm是恋爱,其实我觉得曲子还行啦主要是词很适合稿子!【被打】
#…吉他并没学很久希望能多多包容。
#同时夸夸我家熊!她的是风流白和纯情信!→ @伴常染色体显性遗传
#感谢红心蓝手留评聊天的小天使er!


  “我喜欢你。”
  
  四个字,清脆而又温柔。动听得让人如沐春风一般。然而韩信饶是将脑回路僵硬地转了近十多个弯以后才勉强理解清楚了这句话的含义,随后多是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精致的五官,柔软的头发,打当得体的衣着,十分吸引人的气质。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韩信十分欣赏。他承认自己有可能会为这张脸而动心,前提是如果这人不是这种男性体质的话。
  
  “等等…这位大兄弟,你是谁啊?”韩信一只手捂了脸表示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那人倒是一脸的处事不惊,认真地回答了他。
  
  “李白,大三文学系的。”
  
  见人盯着自己半天没什么反应,李白略微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嘴唇又继续说道。
  
  “能给个机会吗?我觉得你会喜欢上我的。”
  
  …到底是谁使你如此自信。
  
  韩信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看着人。
  
  “不好意思啊兄…李白。我直的,直的,你懂吗?钢铁侠一样的直!要不这样你再找找别…”
  
  “我知道。”
  
  李白微笑而又不失礼貌地打断了韩信正在说的话。
  
  “所以,我们可以先当朋友。”
  
  
  
  
  
  
  
  “…于是你就被他叫到教学楼外的小树林里表白未遂交了朋友还互相换了手机号码?”
  
  刘邦一句话完美总结了整个故事的前因后果,得到了此时已经在上铺瘫成一个大字的韩信“嗯”了一声后,兴奋地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旁边看书的张良背上。
  
  “太棒了良良!我们的傻逼儿子终于嫁出去了!”
  
  韩信的脑袋终于从上铺探了出来,并且操起身边的枕头伴着一句“敲里马”就砸了过去。刘邦华丽地侧身一躲,随手一拍替张良把枕头打落了下来。
  
  “嫁个屁!我以后可是要堂堂正正地迎娶我媳妇的!这李白谁啊我根本就不认识!”
  
  刘邦听了啧啧两声,一脸看儿子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儿子啊,那李白是谁啊。放整个学校里都赫赫有名的人物。人家能看上你都是给你镀了十八层金了,你竟然还不愿意。你知不知道要是这事一传出去,你那波小迷妹肯定以后都是对你怒目相向…”
  
  韩信被刘邦一番话说得一愣一愣,一时之间竟也没去纠结人的称呼。
  
  “…那个李白很有名吗?”
  
  一旁的张良正了正自己的眼镜,将手中的书又翻了一页,回答了他。
  
  “是我们学长,得过几次全国作文大赛金奖。听说有许多女生自杀威胁的方法都试过了也是追求未果…”张良抬头瞟了韩信一眼,随后挑了眉,“没想到他是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只关心迷妹们的生活对大老爷们不管不问啊。其实我也很好奇,李白究竟看上了你哪一点,人家小迷妹连起来能绕你粉丝团三圈,”刘邦插了嘴,也随着张良的目光将韩信整个打量了一遍。
  
  “难道是大马尾?那我们隔壁班的那个什么孙大炮也有啊,而且还是俩。”
  
  “你家刘孙子就在隔壁宿舍,你就不怕他听见了过来没收你瓜子?”
  
  “…我闭嘴。”
  
  韩信微微皱了眉看着下铺闹起来的两人。他韩信自己虽然成绩一般,但凭借着出色的体育才能和脸蛋,哪次校篮球比赛不是吸引了一大波迷妹把场外围得水泄不通。
  
  …不过收到的情书虽多,韩信也没遇到过什么以死相逼的。这李白究竟有哪点好?除了脸确实长得不错,但他竟然还是文学系。堂堂男子汉为什么要去学这种如此女性化的学科?这种人迷妹竟然还能比我多?真当我韩会撩的称号是叫着玩的是吧!
  
  韩信又看了眼下铺的张良。也是文学系。哦,所以说是个受呢。
  
  “…我怎么觉得你在鄙视我?”张良的眼神渐渐变得危险了起来,他的手中拿起了狗链。
  
  “没有没有,我哪敢啊…”
  
  “所以,你最后什么打算?”刘邦最终负责地将话题重新拉了回来。一旁的张良也安静地抬起了头,等着韩信给个回复。
  
  韩信扫过了他们两人一眼,坐起来耸了耸肩。
  
  “想让我喜欢他?”伴着声冷笑。
  
  “除非奇迹发生了。”
  
  
  
  
  …韩信第二天走出宿舍大门一抬头看见那头漂亮的栗子色短发时,一时有一种撒丫子就跑的冲动。然而同行的刘邦微笑着扯住了人的衣角,随后开心地冲人打了个招呼。
  
  “哟,早啊,李学长。”
  
  李白显然是早就看见了他俩,也微笑着同两人打了招呼。再之后刘邦便撒手打着哈哈地说有东西忘记拿了折回了寝室,徒留下了一个在秋风中萧瑟的韩信。
  
  “…你怎么来了?”韩信硬着头皮走向了人,在心里不知道已经扒了刘老三几层皮。
  
  李白闻声,将手中的一个饭盒提了起来在人眼前晃了晃,韩信能闻见里面传来的饭香的气味。
  
  “顺路买了早饭,想来问问你要不要。”
  
  “…不用了。”韩信是真的有些想跑路。宿舍里陆陆续续地有人下来,见了李白都是微微一愣,随后一脸诧异地盯着两人从一旁路过,直看得韩信浑身都不自在。
  
  “那…顺路走走?我也有早课的。”李白倒是浑然不觉,反倒显得有些可惜地,提起的手落了下去,语气里带上了点小心翼翼的味道,像是试探着询问道。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吧李白。”
  
  “普通朋友就不能一起去上课了吗?”
  
  …似乎也是这个道理。韩信挠了挠头,想了会儿后发现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可用来拒绝李白的理由,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转身迈开了步子。
  
  李白见状也就当他默认了,自觉地小跑着就跟了上来。不远不近,在韩信身边保持着半个肩膀的距离。李白比韩信矮近半个头,韩信一扭头就能看见那人头顶上随着人走路的动作而一颤一颤的呆毛。
  
  “…李白。”韩信盯着那撮呆毛晃了神,忽地叫了一声,李白抬起头看着他。韩信走路的步子迈得挺大,李白走上几步就要小跑一下,此时抬起头也已有点小吸着气,微红的脸看得韩信一愣,随后将脑袋正了回来干咳了一声,“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李白抬起的眼睛里亮了一下,随后眨了眨。
  
  “…没有什么原因吧,大概是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很喜欢罢了。”
  
  …这么随意?文科生的逻辑都这么清奇的吗。
  
  韩信有些无奈,第一次收到如此直白的表白却也让他没法正确地做出回应。两人又沉默着走了一会儿,韩信终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开了口。
  
  “可我不会喜欢你的。”
  
  两人停下了步子,是韩信先停的,李白后放慢了步子回过头看向他,随后他笑了出来,一阵风吹过,伴着些树上飘落下的落叶,搅得他开口的声音有些轻飘飘的。
  
  “我知道。”
  
  
  
  
  
  
   随后的几天,韩信总隔三差五的会在自己的宿舍楼下碰见李白。韩信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劝走别人,时间久了就直接选择了无视人而自顾自地离开。李白也不叫他,只是静静地跟在他后面,依旧是走三步跑一步的样子。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点点地缩短,到最后并肩时,韩信却也是无奈着随他去了。
  
  老实说,韩信在年级上本就属于人气挺高的那种类型。迷妹颇多交过的女朋友也不少,不过每次结果都不了了之,据说是因为韩信不太会哄女孩子,最后总闹得两人不欢而散。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每天依旧该撩的时候撩该帅的时候帅。他韩信什么样的追求者没有过,还会在意他李白这种穷追不舍的?
  
  直到韩信发现同班的小乔貂蝉等人看自己的眼光都变得越来越不对劲时,他终于发现了事情有哪里似乎出了问题。
  
  “韩信哥哥,听说白学长今天又去找你了?”小乔围在韩信的桌子前,一反往常的迷妹眼,睁大了惊奇的眼睛问着。
  
  “不是听说。”韩信还没有开口,另一个女生便也围过来掏出手机翻出了两人在韩信他们宿舍楼下碰面的照片,“是真的,有人路过拍下来了。”
  
  “诶诶真的吗!昭君快给我看看!唷!哇塞——!”妲己的头适时地探了进来,整个人显得兴奋极了,一声吆喝却更吸引了班上女同学们的注意。“韩信你和白学长很熟吗?下次能帮我把这个巧克力顺便带给学长一下吗?”
  
  “我也想要白学长的手机号。”
  
  “咳,可以的话还有我…”
  
  韩信看着桌子前这群曾在篮球场上为自己疯狂打call的女孩子们狂抽了抽自己的嘴角,等半晌人叽叽喳喳地吵得稍微消停了会儿,他才强做镇定闷闷地开了口。
  
  “…你们很喜欢他?”
  
  “当然!”妲己吃惊地看向了韩信,那表情让韩信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傻子,“白学长可温柔了,笑起来也特别好看,每次有问题找他他都会非常有耐心地给人讲解,而且讲的特别棒声音也特别好听!”
  
  接下来是一群女生们的附议,这之中不知有谁突然说了一句。
  
  “如果能做白学长的女朋友,我这辈子都值了。”
  
  闻声,韩信心中咯噔了一下,随后突然站起身在一众女生们期盼的目光中走出了教室,头也没回,还顺手砰的一声把门给摔上了。
  
  …辣鸡李白,抢我迷妹,毁我青春。
  
   “韩信。”
  
  …在最不想见一个人的时候,听见了这个人的声音。我一定是气出幻觉了。韩信在心中安慰自己,随后一转头看见那张熟悉的漂亮的脸蛋后开始自暴自弃。
  
  “…你怎么来了?”
  
  李白温和地看着他,似乎察觉到了他声音里的一丝恼怒,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低了些不再惹烦了人,冲人微微点了点头。
  
  “来找你,那个…请问你有空能教我弹吉他吗?社团的朋友想让我帮忙给他们做下宣传,所以我想来问问。”
  
  韩信一愣,在他印象中能知道他会弹吉他的人没有几个。心中的阴霾忽地被吹散了一些,他觉得自己的嘴唇变得有些干巴巴的,眼里多了些惊异。
  
  “你怎么知道我会?”
  
  吉他,在韩信心中已经是一个过去的词语了,久到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那段曾经疯狂迷恋过的记忆又重新被翻了回来。他曾为追求自己的初恋而学习了吉他,后因年轻时的叛逆与父母吵架,初恋的喜悦连同那被砸毁的吉他一起破碎掉了。那人的抛弃使他终是再没了勇气拿起这个乐器,也再没了哄女孩子开心的心情。
  
  爸妈曾欣慰地夸他终于懂事,却没人真正去了解过他的心酸。
  
  李白没有解释,却只是笑,笑容足以穿透一切。妲己说的没错,李白笑起来很好看。
  
  两人面对面站了许久,终是韩信先移开了目光,叹了口气,转身走向了教室。
  
  “周末在寝室楼下等我。”
  
  
  
  
  
  
  秋高气爽,十月份的太阳现在身上有些暖洋洋的。韩信深吸了口气,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果香味,一大早地就起了床,刷牙的时候还把拉开厕所门的刘邦吓了一大跳。
  
  “什么情况!你今天不是没课吗?噢…约会?”刘邦后知后觉,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那模样像极了一只老狐狸。韩信咕噜咕噜清了喉咙,一口水就喷在了刘邦的脸上,然后麻利地收拾了东西就走。
  
  “我再你老母亲的见。”
  
  留下骂骂咧咧的刘邦,韩信反手将宿舍的门关上了。刚走下楼,果不其然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站在宿舍楼外旁的树下,头上挂着点细小的落叶,像是已经等了许久。
  
  李白今天穿了一件高领的针织衫,米黄色,袖子半挽到了胳膊肘,配上一条半休闲的牛仔裤,正好地勾勒出了他的身材。李白体质本就偏瘦,却是那种精练的好看。一把吉他背在身后,一股浓烈的文艺青年气息便迎面扑来。
  
  “早上好。”李白歪着脑袋微笑着看着人,笑容也被阳光抹上了点亮丽。
  
  韩信忽然觉得自己有一丝恍惚,有那么一刻他觉得李白确实很好看,毕竟美的事物是人都应是会欣赏的。
  
  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韩信只略一点头,然后轻声说道,“早上好。”
  
  霎时,一点亮光从李白的眼中透了出来,脸上多了些不自觉的欣喜。他的反应倒是让韩信略有些吃惊。但仔细回想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这应是自己第一次对李白说早安,之前都已是直接漠视掉了。
  
  看着那抹笑容,一丝愧疚掠过了韩信的心口,但他终究是将其藏了起来,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走吧。”
  
  
  
  周末的音乐教室是空置的。没有人在,韩信早就提前和音乐社的社长借到了活动室的钥匙。韩信看着那小小的金属物忽然有些心痛,毕竟这可是他花了两周的早饭钱才好不容易借到的,那社长高渐离硬是把自己从头到脚地打量了十几遍,最后听到了是李白的请求才极不情愿地将那钥匙递给了他,还千叮万嘱着叫自己不要弄坏东西。
  
  …我们又不在教室里搞事情,为什么你看我的表情那么奇怪。韩信默默咽了口口水,但直觉告诉他不要把这句话问出口。
  
  学校的规模很大,活动室的配置自然也不是很低。教室的一角摆满了形形色色的乐器。韩信走过去,从墙上随意地取下了一把红漆的吉他,一转头却发现李白已经将自己的吉他从背袋中取了出来,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抬着头乖巧地看着他。
  
  “我们开始吧?”
  
  …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强压住自己心中的纠结,韩信走过去抽了一个凳子坐在了李白的旁边。
  
  “那么,首先…”
  
  “你先给我弹一首吧。”
  
  李白眨眨眼,韩信说了一半的话被他给呛了回去,随后是一怔,几乎是脱口而出的疑问。
  
  “为什么?”
  
  “我想听。”
  
  直白的,没有一丝修饰的回答,却让韩信无法拒绝。没有什么比一个听众的请求更能使演奏者演奏的原因了。韩信叹了口气,摆好了姿势,将手放在了琴弦上。
  
  “…好吧,你想我给你弹个什么?”
  
  李白低头像是想了一下。
  
  “恋爱吧。”
  
  …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
  
  “不会。”韩信回答得斩钉截铁,强行使自己无视了那人眼里忽掠过的一丝失望,将吉他的乐谱摆在了两人面前的琴架上。
  
  “…手就这样随意地搭在琴弦上,拇指拨上面的三根弦,接下来的三指依次勾下面的三根,就这样,懂了吗?”
  
  韩信将手重新搭在了弦上,李白皱着眉仔细地打量了人一会儿,随后比着韩信的姿势将四指依次归了位。李白的手保养得很好,细长的手指配上深棕色的琴身,即使只是简单地做了动作,也有一种极致的美感。
  
  “是这样吗?”李白偏过脑袋又看了看韩信的手势,确认自己没错后才满意地抬起了脑袋看向人。
  
  盯着李白的手发了会儿呆的韩信被那突然的目光给拉了回来,忽地尴尬着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有些心不在焉地“嗯”了声,随后伸出手将那吉他谱翻开了一页。
  
  “再然后看这里,”韩信指了指书上的一个地方,李白顺着看去,“每个小节上方的格子就是左手的按法。竖着的六条线就是六根弦,横着的线就是品阶。黑点在哪根线哪个品上就自己找到按住,右手拨相应的弦就是了。”
  
  韩信尽自己所能地解释了一番,好在李白作为一个文科学生的理解能力还算十分不错,略皱着眉仔细琢磨了那些黑点一阵后,倒也有些像模像样地开始找起位置来。
  
  “这个是这里?”李白确定好了一个位置,韩信抬头看了眼乐谱,又看了眼人,摇了摇头。
  
  “错了,是左边那根弦。”
  
  李白将手往下移了一段。
  
  “…不是下面是上面。”韩信一边说着,一边十分自然地将手伸过去抓住了人的手腕往上一提。李白的手凉凉的,握在手里倒还有一种意外的舒服。
  
  韩信忽地一愣,松开了人的手。两人忽然相顾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由李白优先打破了僵局。
  
  “我知道了。那么现在我可以试着弹单弦了?”
  
  韩信暗自松了口气,点点头:“嗯。”
  
  闻言,李白随意地翻了翻那本谱子,最后他将页码停在了一篇初学篇上,将书放回了琴架上。
  
  韩信将头探过来看了眼那首曲子,一呆,转过头正想对李白说这一首歌对初学者来说有些难先换一篇吧,李白却已将手搭在了琴弦上,倏地拨了开来。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会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吉他声磕磕绊绊,却终是被人的声音掩盖去了大片的瑕疵。阳光穿过窗户落在那人的身上,散发着暖洋洋的气息,令他原本就俊俏的脸又添了几分柔美。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专注的神情,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吸引人。是的,他很好看,声音很好听,也很温柔。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为你做的嫁衣——”
  
  双目相对,李白一抬头,却一下子正对上了韩信愣愣地看着他的眼睛。李白也随即一愣,突然就对人展开了一个巨大的笑容,映着阳光闪得有些叫人眼睛疼。
  
  “怎么样?”天真般的,如孩子索要表扬一样。
  
  韩信努力着强迫自己回过了神,半晌才勉勉强强地开了口。
  
  “…还行。”
  
  又是一个更为灿烂的笑容。
  
  “吉他其实很简单,知道了这些基础后你慢慢熟悉着练习就行了。”韩信手指有意无意地拨了拨琴弦,一小段流畅的音乐便荡了出来,像是在给李白说明一样。
  
  得到了肯定后的李白再次开口说话时的声音也不自觉地染上了点兴奋,他几乎是抱紧了自己的吉他,随后看着人问着:“那之后还能再继续找你继续教我吗?”
  
  …等等,似乎有哪里出了问题。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竟然差点顺口就要答应了下来,但突然反应过来的韩信克制住了自己。
  
  在事情还没有出大乱子之前,要先正确回来。
  
  “…李白。”
  
  下定了决心的韩信看着那人,定定地开了口。
  
  
  “我是不会喜欢你的,无论你是从哪里知道了我会弹吉他,又是从哪知道这首曲子对我来说的意义。但想让我喜欢你,是除非有奇迹发生了吧。”
  
  “所以,请不要再来找我了。”
 
  
  
  
  
  
   
  
  
   一连七天,韩信再也没有见过李白。无论是早晨,还是教学区,李白就如同从韩信的世界里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
  
  不过即使是之前和韩信关系甚好的迷妹们也能看出韩信这段时间的兴致不高。至少公然的搭讪都已经少了许多,更别提还时不时地发呆走神,远远望去也会觉得那一头鲜艳的红色大马尾也没了之前的光彩。
  
  韩信从刘邦那里知道,李白他们文学系的教学楼本就在校园的东边,和他们这西边的物理系本就没什么交集。无奈这一番解释却只更添加了韩信心中的烦躁。明明是他自己先说了绝交的话,自己却先开始为此而感到难过。
  
  他不明白,李白究竟为何会如此抓住他的软肋,难不成他还能有一个会算命的朋友不成?
  
  
  坐在水晶球前的明世隐忽然打了个喷嚏,引得他不好意思地欠了欠身子。
  
  “怎么样…?”李白坐在人的面前,神情有些紧张地,拇指不停地在胸口互相转着圈圈。
  
  明世隐揉了揉鼻子,嘴角忽地拂过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你大可放心,之后如此这般即可…”
  
  
  
  
  
  “韩信!韩信!!”
  
  床被人大力摇得吱呀呀地响,惹得床上的人憋了一肚子的气一下子腾地坐了起来,操起枕头一把就糊在了从床边伸过来的人的脸上。
  
  “刘老三,大清早的吵什么吵!张良跑了吗!”
  
  一旁跑了的张良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有些冷淡地说道:“我觉得你应该自己找去看看情况再说话,虽然我不觉得看完后你还能说出话来,不过不要忘了你之前说过什么就行。”
  
  韩信被张良一番话说得一愣,随后一下子从床上滚了起来。刘邦早已帮他把寝室门给打开好,还顺带一脚把人从二楼楼梯给直接踹了出去。
  
  “woc刘老三你搞什么…!”翻滚着下了楼的韩信颤巍巍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再抬头时却是瞪大了自己吃惊地眼睛,半张着嘴没了接下来的动作。
  
  粉色,满眼的粉色,连空气中都带着些甜甜的桃花的香气,浸得人脑袋都有些晕乎乎了。些许花瓣还随着风的吹拂片片落下,一位栗发的男孩抱着一把木质的吉他坐在树枝上,低着头笑盈盈地看着他,眉里眼里都是温柔。
  
  …这怎么可能?十月份依然还会有桃花盛开?
  
  不顾路人们好奇地围观,韩信直起身刚想走过去开口问些什么,一只手突然拨动了一下琴弦,整个世界似乎在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那人开了口,手下的吉他声流利地泄了出来。
  
  “我站在校门口, 等你走來。
  
  心情突然紧张了起來, 很遗憾,


  有一点小意外, 等不到你走來,


  只是等到了信差。


  心情有一点坏, 笑不出來。


  什么时候习惯这样, 想起你來。


  想起你來, 浓浓的化不开。


  其实没什么却站在阳台, 傻傻的笑了起来,浓浓的化不开。
  
  不知为什么,常望著窗外。
  
  我现在想起你来,浓浓是我的爱。
  
  其实没什么却站在阳台,傻傻的笑了起來,浓浓的化不开。
  
  不知为什么, 常望着窗外。”
  
  “我想这就是恋爱。”
  
  那声音再度响起时,已引得韩信整个人都如同被什么冲击了一般。那人在树上看着他笑,就好像这首歌只有他一个听众,粉红的花瓣衬着那人,少年的声音配上完美的吉他合奏,倒是无与伦比地打动人心。
  
  最后一个乐音落下时,韩信听见那树上的少年笑着对他说。
  
  
  “既然你不会弹恋爱,没关系,我教你就好了。”
  
  
  
  
  
  “…所以那些桃花都是你找你的小迷妹们帮忙花了一晚上粘上树的?”
  
  韩信抱着人蜷缩在柔软的沙发上,怀中的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换着面前的电视频道。他和李白前些日子在校外自己租了房子后搬了出来,房租勉勉强强能让两人支付得起,这之中自然也收到了两人的朋友们大力相助。李白在人怀里笑得有些得意。
  
  “是啊。”
  
  韩信被他的神情逗得一笑,轻轻在人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麻烦人家?”
  
  李白揉了揉鼻子,刚刚被韩信刮过的地方有些热热的,随后他嘴角微微一提。
  
  “我觉得这算是奇迹了吧。”说罢又脸朝内往人的怀里挤了挤。“一周我可是练了许久这首曲子,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一席话却让韩信一个人抱着人呆愣了许久,随后忍不住低下头在人的嘴唇上小啄了一下。
  
  “如果你失败了,你不会觉得很尴尬吗?”
  
  李白微笑着,笑容依旧引人目眩。
  
  “…韩信,我要告诉你个秘密。”
  
  “嗯?”
  
  
  
  “其实钢铁侠,本来就是弯的。”
  
  
  
  
  
  
  —END—
  
  
  
  
  
  
  
  
  
  
  
  
  ——
  小剧场
  李: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韩(老脸一红):李白,我…
  
  李:一首《忆友人》献给大家。
  
  韩:……(提枪)
  
  
  
  
 

无聊糊个妮妮眼,第一次板绘别介意😂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接着前面的

上面内容: http://mukuro1869.lofter.com/post/1da8a794_bce4215

发不完了,还有两张等会再发😂
没啥脑洞了有人能提几个不😂😂